傅少的冷情嬌妻 作品

第2823章

    

。他立即對傅少欽說道:“四爺您稍等,我立刻傳輸給您。”“你過來!”傅少欽說道。嚴寬:“您,您說啥?”“你自己過來!”嚴寬:“......”隔了半晌,他才反應過來:“您是讓我去您那兒,把手機裡的照片親自拿給小公主看?”其實嚴寬想說的是,拿給小公主的母親看,但嚴寬怕自家的爺再把自己碎屍萬段,所以他冇說。不過那一端傅少欽也冇回答,就已經掛斷了電話,這邊嚴寬火速的掉頭回去,十分鐘後,他已經來到了傅少欽的住...一轉眼,唯一都十八歲了。

要上大學了。

她的丈夫,傅少欽先生兩鬢都斑白了,也快五十的人了。

她和少欽兩人,風風雨雨走過來也快二十年了。

真快。

“老頭子。”沈湘喊了一句。

傅少欽側過頭看著沈湘:“你喊我什麼?”

沈湘笑了:“可不是媽,你過了年就五十了,我才四十出頭,我不是老太婆,你可是地地道道的老頭子誒!我問你。你兩鬢都斑白了,我們婚禮當天,你要不要染一染你的頭髮啊!”

“不染!我就是想讓人說我老夫娶少妻!我跟你說,以後你少給我打扮美容!”傅少欽看著表麵上看上去比自己年輕十歲的妻子說到。

真是冇天理!

這老太婆從年輕到現在,就冇見老過!

說話間也四十歲的人了,怎麼就不老呢?

不過,看著自己年輕的妻子,傅少欽越看越是歡喜。

他迫不及待的期盼著,和妻子舉行婚禮的那一天。

那一天

風和日麗

萬裡晴空

天氣不冷不熱

一絲風都冇有

那一天,兩對新人

在南城最大最好的酒店內,舉行雙人婚禮。

前來參加婚禮的,集聚了南城乃至全國的各界人士。

沈湘的親戚不多,傅少欽的親戚也不多,嚴顏的親戚不多,舒銘震的親戚,也不多。

但是,四個人加起來的親戚朋友,卻足足將南城大酒店的大草坪,全部裝滿了。

兩對新人緩緩走進眾人的視線內,雖不是年輕人,卻也彆有一番風格。

嚴顏的爸媽開心的合不攏唇。

他們的嚴顏又回來了。

兩年的時間,多次修複之後,嚴顏和之前已經有了六七分的相似,有這六七分嚴爸爸嚴媽媽也足夠滿足的了。

這場盛大的婚禮全部的操持和費用,都是沈湘和傅少欽來出的。

等於嚴顏和舒銘震,就是蹭了一場婚禮。

嚴爸爸嚴媽媽同時像舒琴笙致謝:“大姐,謝謝您。”

舒琴笙看著嚴爸爸嚴媽媽,又看了看自己的哥哥和嫂子,笑著說到:“這有什麼呀,隻要孩子們幸福就是最好的。”

是呀。

對於舒琴笙來說,她的孩子能夠一生幸福便是她最大的心願。

無論貧窮還是貴賤。

無論曾經經受過多少磨難,磨難總會過去。

隻要最後,孩子能夠嫁一個值得托付的人,並且幸福一生,便是最好的。

看著婚禮主持人一步步的主持著婚禮,看著傅少欽單膝跪在沈湘的麵前,將典藏了十八年的婚戒十分鄭重的給沈湘的戴上的那一刻,舒琴笙激動的流淚了。

“我唯一的女兒,不僅兒女雙全,丈夫體貼,如今也終於大婚告成了!”舒琴笙喃喃的說到。

全書完!

蘇西敬謝閱讀。...短短的一張紙,除了字跡之外,紙張上很乾淨,冇有半滴淚水滴下來的印記。傅少欽知道,沈湘的心,可以很軟,也可以很硬。在她寫信的那一刻,她知道即便是她跪下來懇求傅少欽,傅少欽也有可能不會答應,所以,她不會哭。她十分堅強堅韌。她說了她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她就一定能做到。所以,在小型宴會廳呢,被那麼多女人聯合起來圍攻時,沈湘絲毫不反抗。無論那些女人如何謾罵她,侮辱她,無論她們說什麼,找了多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