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端居
  2. 暮雲燒
  3. 第二章 勞而無悲——珈藍殿敘談
文刀士心江鳥 作品

第二章 勞而無悲——珈藍殿敘談

    

來的銀行、工廠辦公區域、公交車站,以及霸占著整個區域風貌影響的小中高學校以及山湖公園。傍晚的霓虹剛剛點亮,在淺藍深藍混雜的傍晚天空下突現出人間社會的輪廓。劉誌鴻走到雞柳攤,向無精打采的老人點了一份15元的雞柳,便等待著四處張望。旋轉火鍋店人頭攢動,旁邊的攤屋開始做菜,遠處的燒烤攤開始冒煙,而咖啡店和冰粉店則等待著吃完飯的人的到來。看著很多情侶在燒烤攤前點完東西後交談,劉誌鴻心中泛起了一點不悅的漣漪...-

“勞而無悲,執而無妒,憫而無惑,法而無奸。”新蘇聯的使者看著庭院內水簾投影上的字,棒讀道。他又快步跟上另兩人,左手握著新敘利亞使者,右手握著李澤豐,說道:“曾經隻聽聞佛國聖佛的人生故事,今天卻是第一次見。看上去也隻是一位平凡的君子嘛!”李澤豐笑了:“照你這麼說,那世界上的所有佛應該都是金剛瞪眼、彌勒挺肚了?我這等凡人,也隻是應了人民的仁善信念,做實世頌揚而已。我還是很自豪且有信心能做一個好佛的!”說罷,用拳頭懟了一下新蘇聯使者。新敘利亞的使者忙上來假裝隔在中間:“聖佛息怒,這位韃靼人什麼都不懂,以為佛都是他在寺廟裡看到的那種凶神惡煞或者金光閃閃的樣子。我估計他看您這身衣服還以為您是什麼神道教巫師。”三人大笑,李澤豐指著新敘利亞使者,平複了下笑咧開的嘴,說道:“我來你們這裡估計連工作都冇有!”

新月既出,紮伊爾大地的山巒邊際開始顯現出蒼藍的迷濛光暈。各地的麪包樹上的LED燈都打開,而麪包樹樹乾則都挖了一個空間,放置蠟燭以容納人們歇憩。在整個大地上,一堆點燈的帳篷就像是小雞,依偎在藍色頭頂火黃色身軀的蘑菇——麪包樹旁,看著天頂的浩蕩星海。兩位使者吃了李澤豐給他們的蜜蠟壓縮餅後,和李澤豐找了一個陽台,挪了幾下凳子,以方便同時能與另外兩人麵對聊天,並看得到大地上的莘莘萬家。

“主要求我們儘快將電網鑰匙交到北美的黑人赤軍的手中。他們這五個月冇有接收到法國的槍械援助,想自己造但是兵工作坊都被禁電了。主好不容易從馬丁公司的臥底那裡搞到了全國電網的密鑰,可以讓他們獲得一段時間的電來造槍械,甚至飛行器。”“嗯,你們的主把鑰匙給了我們,希望我們派人飛過去送到黑人赤軍手裡。我一直好奇你們從來冇懷疑這個主嗎?除了資訊流,你們的古蘭經一直把他當做無法接觸者,但現在怎麼認定這個發訊息的人就是主了?”新蘇聯使者問易卜拉欣。“我們自從十七年前收到了他的資訊流後,就認為他是真主。他的麵容無從得知;他的資訊準確得體。對了奧帖切斯特夫,你們**總以為我們過於執著。但我告訴你:真主無處不在;誰都可以是真主。你能懂嗎?”奧帖切斯特夫眼睛變為了一條線,下嘴唇凸起,似乎感覺到了□□世界這幾十年的變化是他所期盼的。

“有點像我們'眾人皆佛'的理念。”李澤豐點評道。“我們紮伊爾的□□最近幾個月把宣禮塔拆了,改為了全息圓頂,把各種佛和觀音放在了圓頂下的中央。你們的命令與執行之間的效率確實超乎想象。”說完後,他吃了口椰棗。“我十七年前還號召整個佛國進行□□—佛合體。後來我發現根本冇必要。你們的主已經超脫於這個世界了,融合已經完成。我就繼續做我該做的任務,恢弘善仁佛法,清除輪迴思想,讓紮伊爾三千萬眾佛都過上好日子。”

聽完李澤豐的肺腑之言,奧帖切斯特夫拿上一包椰棗,準備離開。“非常感謝李澤豐聖佛的款待,還有您與易卜拉欣兩人的精彩闡述。我會分享給人民代表大會,讓他們進行佛教與□□教融合後的宗教宣傳工作。”易卜拉欣也準備走了,也拿上一包椰棗,謝過李澤豐後,說:“我下個月要去趟列寧格勒,交談密鑰的事情。聖佛可以一起來,給紮伊爾眾佛進口一些新蘇聯產的洗浴設備。很不錯哦!”“okay,我到時一定來看看,可以的話就簽進口協議。你們回去路上注意安全啊!椰棗多帶點嘛!”奧帖切斯特夫和易卜拉欣都笑了,又順了幾包帶走。三人惜彆,李澤豐看著他倆的飛行器飛向北邊天際。

“哎,我非要買Grammarly的會員才行,這個語法問題都被喊改兩次了!”劉誌鴻關閉了郵件,腦中思考了幾十秒後歎道。期刊那邊的編輯估計也是用了語法檢查器檢視了他的論文,總能精準地查出還有單詞問題。“兩天就改完了!這是我第一篇AHCI,彆毛糙。我給這個遺址的貢獻是很小,但也是滄海一粟。”他這麼想的,然後打開了全息螢幕,手在空氣中點著今天的新聞。

上半年人民代表大會上,第一次代表全會開始,各個種族樣貌的人入座。今天應該會討論這幾個加盟國家邊界在合體後的新劃分,包含了黑龍江省和濱海庫頁國的合併,新疆自治區和吉爾吉斯國、塔吉克國的合併,以及烏茲彆克國與土庫曼國的合併。講到宗教統一的條目時,有一位駐紮伊爾佛國的代表講述了□□新教在中亞地區這幾十年的輝煌曆史,以及紮伊爾在其中對□□—佛的統一作出的巨大貢獻。劉誌鴻想了下:是時候看看怎麼用傳統佛的雕塑藝術將各位先知給人格化、具象化了。

他又點開了另一個誌願軍報名網站,這個月的運動是給北美的黑人赤軍運送檔案,以及給玻利瓦爾**聯盟運送癌症機器人的圖紙。想著現在的玻共聯的首都玻利沃波利斯仍在展現它南美桑拿室的恐怖一麵,劉誌鴻遂決定看看去北美的運動。“要與日本神國的誌願者一道運送物資.....先從列寧格勒出發,傳遞給新敘利亞.....然後再運送給玻共聯的同誌,就結束了。後麵再由他們保障“送到黑人赤軍手中。”劉誌鴻唯一擔心的是在第一段旅途的沙漠中,是否會有馬丁公司的軍隊進行攔截。法國和新蘇聯在當地共同駐紮了蟑螂大軍和蜘蛛大軍,雖然他們對馬丁公司的沙漠艦艇作戰力比較欠缺,但是如果新敘利亞的軍隊比較給力的話,那就萬無一失了。三方軍隊的護送還怕他一家馬丁公司嗎?

想到這裡,劉誌鴻決定一定要在這幾個月內幫助完成這件事。他點擊了報名按鈕,然後把之前吃的食物的垃圾打包了一下,準備一會一道丟了。過了兩小時,兩位民警上門找他確認資訊,錄製了麵相後便走了。這份密鑰被複製成十幾份,每隊都由一個新蘇聯人和一個日本神國人互送。劉誌鴻看了會b站,然後看著窗外天邊的幽暗藍色天光,想著:這個日本神國的朋友是什麼樣的人呢?運送結束後可以邀請他來老家貴州市遊玩嗎?

-道旁玲琅佈置的便利店、藥店、衣鞋店、餐館(當然餐館是最多的),還有有機佈置出來的銀行、工廠辦公區域、公交車站,以及霸占著整個區域風貌影響的小中高學校以及山湖公園。傍晚的霓虹剛剛點亮,在淺藍深藍混雜的傍晚天空下突現出人間社會的輪廓。劉誌鴻走到雞柳攤,向無精打采的老人點了一份15元的雞柳,便等待著四處張望。旋轉火鍋店人頭攢動,旁邊的攤屋開始做菜,遠處的燒烤攤開始冒煙,而咖啡店和冰粉店則等待著吃完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