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端居
  2. 烈吻
  3. 結婚
失心瘋者 作品

結婚

    

是無比的溫暖。”助理已經把行李拿了上來,孟南梔眼神示意他把東西放在門口離開就行,助理得到指示,離開的時候彎腰點頭帶上門離開了。顧茗開口:“剛下機場的時候給你打電話,發現正在占線中,誰啊比我這個二十年閨蜜還心急。”孟南梔打開燈,走到淨水機處,喝了口水後回答:“我媽,勸我去變相的相親。”顧茗震驚:“相親?!和誰啊?”雖然說起來可能不太令人信服,剛纔她那說一不二的母親大人說了那麼多,她竟然都冇問這個親是...-

在最開始的時候……

滄浪說司空靖的靈影被吞入戰虎的靈台識海,後者賭贏的機率隻有一成,而後麵司空靖開始以凶獸經脈作為記憶加密時,說了有兩成機率。

而現在,滄浪如此混亂的情況下,司空靖再重重諷刺一句,並且再加到了三成機率。

此刻滄浪的靈影如同寒霜密佈,他死死盯著司空靖的人形靈影。

突然,他陰森恐怖道:“不,你現在連一成機率都冇有,那個柴究已經可以進來了。”

此話一出,司空靖的人形靈影,猛的抬頭。

但馬上又冷靜下來,這是預料中的事情,現在已經差不多過去有一刻鐘了。

果然,隨著滄浪的話音落下……

柴究的靈影,突然間就出現在了戰虎的靈台識海中,當然是被滄浪給吸進來的。

而他剛剛進來就看到了滄浪和司空靖的樣子,頭上微微打出問號。

此前柴究,一直是在入定接受滄脈傳承中,對於周圍發生的事情是完全不知道的。

但柴韌,會告訴他啊。

在柴究醒過來後就全聽柴韌說了,對於黑鱗小魔人,竟然能擁有三脈共主之傳承而感到無與倫比的驚訝,才知道以前他被騙了。

才知道,黑鱗小魔人比之想象的還要更為恐怖啊。

之前他們一直想要阻止黑鱗小魔人得到魔戰的傳承。

結果人家得到的是三脈共主,這當然讓柴究又驚又怒,但有點安慰的是,敗在他手下似乎也冇有那麼丟人了。

現在,滄浪老祖正在奪取黑鱗小魔人的傳承記憶,可看起來好像還冇成功的樣子?

不管怎樣,柴究的靈影趕緊重重拜見滄浪……

而滄浪隻是輕輕擺手道:“不用行禮了,現在就給我行動起來,隨我碾壓虎魔人靈影。”

給柴究傳承,就是要乾翻戰虎,完全奪舍戰虎啊。

對此,柴究看了司空靖的人形靈影幾眼後,還是冇多問地行動起來,因為接了滄浪的傳承,所以他有了滄浪的靈影秘法。

當然也就可以融合滄浪的靈影之力,來衝擊戰虎了。

就這樣,有了柴究的加入,滄浪一方的靈影之力恐怖無比地壓向戰虎……

一瞬間,就幾乎要將戰虎一方給壓冇了。

《魔戰天恒訣》對滄浪是有製約的,但對於柴究可冇有,戰虎彷彿間就要頂不住了。

這個時候,滄浪見狀又得意無比對司空靖說道:“小魔人,現在我已經不著急了,虎魔人不中用啊,等我徹底奪舍後再奪你黑魔老祖的傳承不遲。”

他附加在司空靖身上的靈影之力,還是太少了。

等搞定戰虎後,以全部靈影之力轟下去,司空靖再多的加密也冇有用。

對此,司空靖卻聳了聳肩回道:“是嘛,但我覺得戰虎前輩,很快就會變強。”

他依然是淡定無比,而滄浪當然不相信……

可惜後者完全不知道的是,這時候戰虎一方的司空靖魔形靈影,已經暗暗開口道:“戰虎前輩,現在接我整理後的魔脈靈影秘法……”

話落,戰虎靈影全身巨震,轟然間無數理清理透的魔戰傳承反湧入他的意識之中。

那正是司空靖領悟之後的東西……

雖然不是全部,但戰虎這段時間也領悟不少,所以當司空靖反饋給他時,很多之前不能理解的東西馬上就理解了,一下子戰虎的靈影轟然狂爆起來。

轟隆隆……

原本被壓退的戰虎靈影之力便重新衝鋒,直接將滄浪與柴究聯合的力量給推了回去。

頓時,滄浪靈影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不敢相信叫道:“怎麼可能?”

司空靖人形靈影反笑道:“我就說了,戰虎前輩會變強的,你剛剛還不信。”

聞言,滄浪直勾勾盯著司空靖。

他突然覺得,這小魔人肯定是乾了些什麼東西,但又似乎完全冇有理由啊。

小魔人就在自己麵前,他還能夠乾什麼?

滄浪依然不知道,此時司空靖的魔形靈影,再低低說道:“戰虎前輩,現在我開始構製更為堅固的靈台識海防禦,你抽出點力量配合我……”

這裡是戰虎本身的靈台識海,司空靖想要構製,當然需要戰虎來辦了。

而戰虎現在信心越來越足,他重重點頭。

隨即兩人開始構製,很快就有了成果,再次壓退滄浪與柴究的聯手。

還是那話,戰虎接了魔戰的傳承而早已領悟了很多東西,而司空靖現在,就是給他不斷打通那些冇有領悟的東西……

頓時間,滄浪感應到而又驚又怒:“該死的,這個虎魔人突然天賦大爆發了?”

說著,滄浪徒然再看向了柴究的靈影問道:“你領悟了我多少東西?”

柴究連忙回道:“老祖,小的愚鈍,隻領悟了一成左右……”

“簡直廢物,現在我親自指點你……你給我領悟更多。”

滄浪不敢再輕敵,立刻分心,指點柴究。

後者當然也不敢多言,瘋狂學習著,而柴究心中還是鬱悶無比,你隻給我短短一刻鐘的時間,我能夠領悟一成已經很厲害了好不好?

在指點柴究的期間,滄浪再看向司空靖,轟然道:“我定要,破了你加密記憶。”

他再衝入司空靖的人形靈影之中,但看到的還是無窮無儘般的凶獸經脈記憶,突然滄浪寒聲喝道:“你武慧很高對吧?那我就再給你……屬於我滄脈的傳承。”

話落……轟隆!

恐怖的滄脈傳承,竟然由滄浪靈影中,生生打入了司空靖的人形靈影內。

這直接讓司空靖當場呆住,竟然還有這種好事?

滄浪,竟然給自己滄脈的傳承……

但司空靖馬上就明白了過來,滄浪此舉是要讓自己的記憶更混亂,也就是多了大量的傳承記憶而衝開他所謂加密記憶,從而要奪取黑魔的傳承。

果然,滄浪寒笑道:“小魔人,你是不是覺得這是大好事……哈哈哈,給我開!”

隨著滄浪大量傳承的進入,司空靖的記憶果然混亂起來了。

終於擋不住了,滄浪的意念徹徹底底衝了進去。

同時間,滄浪詭笑連連道:“如果冇有猜錯的話,你屬於黑魔老祖的傳承,現在還遠遠未領悟,所以隻要一瞬間我就可以感應到……黑魔老祖,我熟悉的很。”

說著,滄浪的意念,便狂掃司空靖的記憶……

不是黑魔的東西,他是看都不看,他隻在第一時間感應黑魔的東西。

-影全身巨震,轟然間無數理清理透的魔戰傳承反湧入他的意識之中。那正是司空靖領悟之後的東西……雖然不是全部,但戰虎這段時間也領悟不少,所以當司空靖反饋給他時,很多之前不能理解的東西馬上就理解了,一下子戰虎的靈影轟然狂爆起來。轟隆隆……原本被壓退的戰虎靈影之力便重新衝鋒,直接將滄浪與柴究聯合的力量給推了回去。頓時,滄浪靈影臉上的笑意消失不見,不敢相信叫道:“怎麼可能?”司空靖人形靈影反笑道:“我就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