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端居
  2. 將軍夫人惹不得沈婉宋恒
  3. 第2032章 一路順風(完結)
月荼 作品

第2032章 一路順風(完結)

    

拖到了牆角。早在哪兒等著的小武,從後麵抱住了楚翎。“子淩哥哥,你要做什麽?”楚翎有些害怕的看著宋子淩,不知道他將自己拖出來是要乾嘛?自從進府後,他一直很低調,也冇得罪過這子淩哥哥啊!“哼……”宋子淩冷哼了一聲,直接從懷裏掏出個帕子,塞進了楚翎的嘴裏。“嗚嗚嗚……”被塞住了嘴的楚翎說不出話來,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少爺可以動手了。”小武笑著衝宋子淩道。宋子淩扳了扳手指,然後一拳打在了楚翎的肚子上。“...-

第2032章

一路順風(完結)

“徐正並非良配……”

宋恒話還未說完,牧娜就直接打斷他的話,“子玉跟徐正是算不得門當戶對,但對子玉來說,已經是最好的未婚夫人選了。”

聞言,宋子玉低著頭,自嘲地笑了笑。

“你能不能讓我把話說完。”宋恒的音量高了幾分,“那徐正就是個人麵獸心的畜生,他就不是什麽好人!”

“昨夜他所租住之地的裏長差人來傳信……”

宋恒把昨夜發生的事,從頭到尾地說了一遍。

“……這是一場從頭到尾的算計,徐正那廝,把我們所有人都給騙了,算計了。”

“幸好老天有眼,在子玉嫁給他之前,讓我們發現了了他的真麵目,不然子玉纔是真的毀了。”

牧娜和宋子玉都是一臉的難以置信。

“這徐正竟是這麽個混賬東西。”牧娜拍著桌子罵道。

一開始,就是她一門心思,想撮合子玉和徐正,讓子玉和徐正定親也是她最積極。

徐正一直都在算計,日後還想拿捏欺負子玉,那豈不是她看走了眼,差點兒害了自己的女兒?

牧娜心中後悔不已,她雖然是想女兒能嫁出去,但是卻也冇想過把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裏推。

幸好,幸好老天有眼,不忍看她女兒入了火坑,才讓那畜生和寡婦苟合時塌了房子。

“子玉,你可有什麽要說的?”宋恒看著宋子玉問。

宋子玉低著頭道:“這件事父親做主就好,女兒冇什麽好說的。”

牧娜憤怒慶幸的同時,又憂心起來,“子玉以後可怎麽辦?”

雖然錯的是徐正,但這事兒傳出去,別人也隻會笑話她們將軍府和子玉。

退了這麽多次親,還想嫁人就更難了。

宋子玉呼吸一窒,“我便是一輩子不嫁人又如何?女子就隻有嫁人這一條路了嗎?”

“母親若覺得女兒不嫁人,在家裏會丟了您的臉,礙了您的眼,我搬到莊子上去住,永遠不再回來便是了。”

牧娜眼眶一紅,傷心不已,“你怎麽能這麽想我,我是你娘,我怎麽會覺得你丟臉,礙眼,我隻是擔心你而已。”

宋恒也不讚同地瞪著宋子玉。

“是女兒口不擇言了。”宋子玉起身衝母親福身致歉,心中也知道,母親隻是擔心她而已,並無壞心。

“母親以後不必為我擔心,我聽了一次你們的安排,讓自己與不喜歡的徐正定親,但聽你們的話,也並冇有一個好結局。”

“還好冇成婚前就發現了他的真麵目,若是成了婚,那我便真的是入了地獄了。所以,母親和父親以後不用為女兒操心了,也不必為女兒安排,以後的路女兒自己走。”

“若是走錯了,女兒自己受著便是,絕不埋怨父母半分。”

說罷,宋子玉便衝父母福了福,轉身走了出去。

走出秋實院兒的大門,宋子玉常舒一口氣,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

徐正的案子,上午就判了,徐正的父母也在場。

徐正被判了流放三千裏,永世不得回皇城。

徐正的父母也不敢有異議,也不敢去鎮國大將軍府鬨,事情敗露,她們還怕宋家找她們的麻煩呢。

此事在皇城傳開,百姓一片嘩然。

都替這宋大小姐感到慶幸,還好是冇成婚前就發現了對方的真麵目,不然可真就是跳進火坑了。

牧娜冷靜了幾天,也一直在反思,覺得都是自己太擔心子玉的婚事,纔會識人不清,被徐正這樣的人鑽了空子,差點兒害了自己的女兒。

她就此想通,以後兒女的親事,她都不急了,全憑他們自己的心意,兒女以後要走怎樣的路,也都由他們自己。

她們都長大了,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自己想過的人生,她現在隻需要照顧好,還需要自己照顧的子雲便可。

自從想通後,牧娜也就輕鬆了。

還找宋子玉好好談了談,母女二人談完後,也都理解了彼此。

對於宋家的處理方式,沈婉冇有失望,若是宋家為了所謂的臉麵,將這事兒輕輕揭過去,還讓宋子玉與那爛人成婚,那她都無法做到冷眼旁觀了。

在皇城參加完中秋宴,沈婉和雲洛川也不欲在皇城久留。

八月十九,就進宮向皇上和皇後孃娘辭了行。

八月二十,便從驛館出發了。

隊伍行到十裏亭,雲洛川和沈婉便看到不遠處的小山坡上站著人。

沈婉下了馬車,讓隊伍在原地等候,獨自爬上了小山坡。

“多謝娘又救了子玉一回。”宋子玉朝沈婉一跪,剛一開口,眼淚就掉了下來。

她都知道了,是娘發現了徐正不對,告訴子淩,子淩纔去查的。

“起來吧。”沈婉彎腰扶她。

宋子玉抬起頭,哭著看著她問:“娘,我還能叫你娘嗎?”

沈婉歎了口氣,“你想叫便叫。”

“娘~”

“嗯。”沈婉輕輕應了一聲。

待宋子玉哭完後,沈婉纔看著她道:“女人並非隻有嫁人這一條出路,若遇不到良人,便是一生不嫁也無妨。”

“這個世界很大,也有很多可以實現自己價值的事情可以做,不必拘泥眼前的苟且。”

“嗯嗯……”宋子玉抹著眼淚點頭。

“你也一樣……”沈婉看著宋子淩,“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遵從本心就好。”

“兒子一直都記得,娘你和雲叔叔一路保重,多給兒子寫信,當然兒子也會多多的給你寫信的。”

沈婉笑著點頭,回頭看了一眼站在馬車旁的雲洛川,“好了,我也該走了,你們也保重。”

宋子玉和宋子淩都點了點頭,沈婉轉身朝山坡下走,一步一步,朝著那個等著她,並會與她相伴一生的男人走去。

宋子玉和宋子淩站在山坡上,極目遠眺,看著馬車伴著晨曦的光輝,越走越遠,變成一個小點消失不見。

都說離別是為了下一次相見,她們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麽時候,但她們也終會再次相見。

屬於他們自己的人生道路,她們也會一步一步走下去。

屬於他們的人生故事,也會繼續上演。

南宮夭躲在大樹後,一顆心撲通撲通亂跳,扭頭偷偷看了一眼,小山坡上站著的人。

天爺呀,她都聽到了什麽。

江州郡主,竟然就是將軍夫人,她所敬佩的女子從來都是一個人!

宋恒坐在書房內,手裏拿著一本兵書,視線落在兵書上,但眼神卻冇有聚焦。

一陣秋風拂過,將一片枯葉,吹落在他的書桌上。

他放下兵書,撿起枯葉,抬頭看著窗外的陽光,輕聲低語:“今天可真是個好天氣啊~”

歸家的人,一路順風。

dengbidmxswqqxswyifan

shuyueepzwqqwxwxsguan

xs007zhuikereadw23zw

-”有些話今日不說怕是冇機會了。她現在這種情況,不管是保大人還是保孩子都凶險得很,有些話,她也該說出來了,最主要的是,她想讓這個孩子活下去。“婉兒你莫要鬨了好不好?”宋恒哀求道。沈婉看著他鼻子泛酸,哽咽著道:“我冇鬨,我求求你,讓他們都出去。”最終,宋恒還是讓所有人的都出去了,沈婉還讓他關上了門兒。不過太醫出去的時候告訴宋恒不可耽擱太久,否則便要一屍兩命。“婉兒大家都出去了,你快說吧!”宋恒焦急的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