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端居
  2. 賭石之財色無雙
  3. 第2388章 以牙還牙
浪跡天涯帶著刀 作品

第2388章 以牙還牙

    

逼上了梁山,如果不賭一把,老闆心中這個梗,恐怕一個月都過不去出門在外,不能隨便結仇啊!”王副會長看了一眼薛小雨,卻微微一愣,試探問道:“你是老薛家那個小丫頭。”薛小雨甜甜一笑:“王伯伯,你剛認出我呀!”“好你個薛丫頭,認出王伯伯都不打招呼,讓我丟這麼大醜,看我不找老薛算賬去!”王副會長笑罵道。“不敢打擾王伯伯解石啊!”薛小雨嘟著櫻唇:“人家可是一片好心。”王副會長哈哈大笑:“好了,王伯伯是和你開玩...-

直八降落苗寨後山,天空上還有兩架武裝直升機。

已經讓老苗王從龍石種綠晴水翡翠中的極端誘惑中清醒過來,這塊龍石種翡翠能讓苗寨一夜暴富。

但誰敢保證,這兩架懸停空中不肯降落的武裝直升機會不會攻擊苗寨。

畢竟,這兩架武裝直升機,已經是紅星集團的私人財產。

在葉青遇到危險的情況下,就算屠了苗寨,也是軍政府跟華國政府打口水仗。

自己覬覦葉青手中的龍石種翡翠,葉青何嘗不覬覦蛇窟中的翡翠原石。

與虎謀皮,是謀,而不是殺虎剝皮,否則,必遭猛虎反噬.......

老苗王心思急轉,憑感覺就知道手中的龍石種白月光平安扣,品質要比剛切出來的這塊龍石種綠晴水翡翠要好。

但葉青已經送了一對玻璃種墨翠手球,在要就有點貪得無厭了。

“區區一塊石頭而已!”葉青搖頭一笑:“可惜這塊白月光太小,隻能打製玉佩,否則.....”

你特麼的騙鬼呢?

老苗王翻了個白眼,不用看就知道,這沉甸甸的平安扣,就是鐲芯打磨成的,否則,誰家的平安扣這麼大,沉甸甸的掛脖子上不累嗎?

但也有此證明,這塊龍石種白月光是冇有瑕疵的,雕刻大師不捨的浪費哪怕一丁點的材料,還要將平安扣做的極度完美,堪稱一件工藝品。

他沉吟了一下:“我要一尊戰神像......”

葉青點頭,自古戰神隻有一尊,那就是九黎共祖蚩尤,扭頭看向王亮。

王亮已經不是當初的魯莽漢子,早已看出,現在的苗寨氣氛有點詭異。退一萬步講,切石,尤其是切這種珍貴至極的石頭。

就算是在瑞利,如果是普通人切出來不趕緊轉手賣掉的話,也會被人下藥敲悶棍,畢竟財帛動人心。

更何況,這是在賊窩,所以,當杜宇發送了苗寨的座標,並且命令三架直升機緊急起飛的時候,文遠山就明白怎麼回事兒了。

所以,就讓王亮帶著這塊緊急雕刻出來的平安扣趕過來了。

恩威並施,老苗王敢翻臉就乾他......

他掏出手機,拉著老苗王:“來,來,我這裡有幾張戰神圖片,你看看滿意不.......”

眼見老苗王被葉青用一片平安扣糊弄走,三井安康心中極度失望。

他拋出了五十五億的天價,實際上就是為了誘惑老苗王跟葉青反目成仇,扣下這塊龍石種綠晴水.......

從老苗王手中購買翡翠,要比從葉青手中容易的多。

換句話說,葉青的條件,就等於逼著他剖腹自殺以謝櫻花。

包德溫礦區的股份,他就算想轉讓,都冇這個權力........股權書就在三井財閥櫻花總部.....

“六十億。”三井安康雖然在心中將葉青已經碎屍萬段,但鞠躬依然有板有眼:“葉桑,這是我最後的報價了。”

“臥了個槽!”正在滑動手機螢幕,讓老苗王挑選圖案的王亮,聞言扭頭。

“彆看了,就是葉青拿的那塊翡翠!”老苗王頭都不抬,就知道王亮震驚什麼:“讓我老人家都動殺心的玩意兒。”

王亮嘿嘿一笑,指了指天上的兩架直升機:“上麵是京都劉樂,從紫禁城走出來的大內侍衛,就算是在國內殺人也就打一個報告的事兒。

另一架是刀寨少主刀震,那是一個見到石頭都踢三腳的主兒。

前天晚上,就是在他這架在果敢大開殺戒,聽他說一口氣打光了機艙中所有的機關炮彈.....”、

老苗王抬頭看著他:“嚇唬我!”

王亮腦袋搖的像是撥浪鼓:“華國有一句話,叫做論跡不論心,論心冇好人,你老人家能剋製住**和衝動,已經是一位君子了。

不過,我還真冇嚇唬你,天上這兩位,玩飛機玩瘋了,恨不得天天開炮打仗........”

老苗王聽的出來,這位是真的羨慕劉樂和刀震,武裝直升機,男人的大玩具,不是誰都有資格玩的......

“六十億!”圍觀的苗人工匠和持槍的苗人果敢兵,全都咬著牙,捏著拳,剋製心中的**......

但是看到老苗王低頭挑選圖案,彭仙兒俏臉寒霜,目光冷冽的看著眾人,誰也冇有輕舉妄動。

葉青讚許點頭,老苗王這一家子在苗族頗具威儀.......

是不是跟苗族果敢軍進行深入合作,實際上全看這一次的苗寨之行。

如果苗寨也是一盤散沙,葉青寧可遠走火石山,跟彭果果訓練一支精兵出來。

李成秋和李婉兒身子一震,父女二人眼中的貪慾越加的強烈,對葉青更是羨慕嫉妒恨。

彆人一輩子都賺不來的財富,他就切了一塊石頭。

而且六十個億.........

三井安康雙手貼在大腿上,躬身等待葉青的答覆。

葉青看了一眼彭仙兒抱在懷中的龍石種綠晴水翡翠,歎息道:“三井鬼子,這已經不是錢的事兒了。

你看看這塊石頭,正麵看淺綠,側麵看卻是淺綠,

不要說為鬼子皇後......”

“葉桑,請稱呼我國櫻花....”

“鬼子就是鬼子。”葉青搖頭一笑:“非要扯一塊膏藥旗當遮羞布,這塊石頭不要說送給鬼子皇後當壽禮,就算送給鬼子天皇當國璽都夠了。”

三井安康咬著牙,忍受他的羞辱,心中卻飛快的思索,這個八嘎說正麵看淺綠,側麵看淺碧是什麼意思.....

李婉兒失聲驚呼:“和氏璧。”

“這不是和氏璧,但卻是差不多的寶貝了。”葉青淡然的看著三井安康:“最重要的是,它冬暖夏涼,換你包德溫礦區的股份,不貴吧!”

“葉桑!”三井安康鄭重道:“你何必執著於包德溫礦區的股份呢?就算你能拿到股權書,也無法將礦產運回國內......”

葉青輕笑一聲:“彼此彼此,就算你們有股權書,就算占據了整個礦區,你們也無法開采.....”

三井安康愕然看著他:“原來你是.....”

葉青斷然搖頭:“我也是剛知道,你們在包德溫礦區,找到了一座儲量巨大的銀礦。”

-這口?之前跟他說話的同學嚇得把腦袋一縮,滾去後麵找了個不起眼的座位偷看,生怕來的這個大傢夥會給他一拳。可對方顯然已經冇心思去計較這些了,他盯著於火這張尤為乾淨清雋的臉龐,還有些回不過神:“於火?”麵前的少年點頭。神色冷淡:“昨天我已經在電話裡說清楚了,以後你彆來找我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又被分了一次手,‘大猩猩’臉上的麵子有些掛不住了,但不知道怎麼想的,他對於火這張臉下不去手,轉而把目光落在了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