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筆端居
  2. 帝師王婿
  3. 第1195章 威脅
毛豆布丁 作品

第1195章 威脅

    

麼是恐怖!可笑自己竟然還以葉家來威脅他的殊不知的整個葉家在他眼前的根本不值一提!“葉凡……”“老身小看了你啊……”“天下的都小看了帝師這兩個字所代表是含義啊……”葉老夫人瞬間彷彿衰老了下來的原本晶亮是眸光的此刻也變得黯淡了下來!當葉凡真正露出獠牙是時候的堂堂葉家的竟然連絲毫是還手餘地都冇有!“堂堂帝都十大世家之一的曾經風光無限的而如今的蛀蟲湧動的廢物當道的葉老夫人的如今是葉家的也配再稱之為十大世家...渾身的十二處穴位,全都被葉淩天控製住了。

“之前在東瀛,我就對你說過,一定會將你施加給小君的痛苦,千百倍償還於你,放心吧,你不會輕易死去。”葉淩天說著就拿出一顆靈丹,塞進柳生天野的嘴巴。

靈丹很快就發揮作用,開始修複柳生天野的骨骼,但是感受到的疼痛卻冇有減輕。

對於葉淩天手中的靈丹,柳生天野一直都很渴望,他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會在這種情況下得到靈丹。

就在這個時候,沈東君也帶著大批人馬趕了過來,一眼看到柳生天野,沈東君險些失去表情管理能力。

他完全搞不清楚這是什麼狀況,而且眼下也不是問話的時候,他隻能忍住心中的疑惑,低聲吩咐眾多武者,讓他們保持肅靜,不要打攪葉淩天。

“我再問你最後一遍,大夏傳國玉璽究竟在什麼地方?”葉淩天俯視著柳生天野,沉聲問道。

柳生天野承受了剛纔的痛苦之後,他的心理防線已經被葉淩天摧毀,此刻的他隻求一個速死。

“我若告知你大夏傳國玉璽的下落,你可否立即殺了我?”柳生天野用渴求的眼神看向葉淩天。

“我剛纔就警告過你,你冇有跟我談條件的資格!”葉淩天一把抓住柳生天野的右臂,將他右臂的骨骼慢慢捏碎。

這個過程中,柳生天野的慘嚎聲就冇有停止過,他麵色蒼白,汗水將衣服都給濕透了,若不是有靈丹維持他的生機,他已然陷入了昏迷狀態。

看到葉淩天的手段,哪怕沈東君都被嚇了一跳,他知道傳國玉璽乃是大夏的機密之一,不能被太多人知曉,於是他默默帶著諸多武者退出了百米之外。

又是一番折磨過後,柳生天野再也承受不住,終於說出了大夏傳國玉璽的下落。

原來柳生天野也是不久之前,才解析了大夏傳國玉璽的秘密,還來不及去尋找寶藏,就被葉淩天抓住了。

大夏傳國玉璽如今就放在柳生天野的彆墅中,被他藏在保險櫃裡麵。

葉淩天一手提著柳生天野,很快就來到了彆墅的二樓,找到了柳生天野口中的保險櫃。

柳生天野還冇來得及交出鑰匙,葉淩天就一把將保險櫃轟出一個大洞,金黃色的傳國玉璽,果真安靜的躺在裡麵。

葉淩天收起傳國玉璽,冷眼看向柳生天野,“給我一個殺死你的理由!若是無法讓我滿意,我會將你帶在身邊,每日讓你承受極致的痛苦!”

柳生天野麵色慘白,他現在除了死,心中已經冇有任何念頭了。

“我說出大夏傳國玉璽的秘密,你可否讓我速死?”柳生天野帶著祈求的語氣說道。

葉淩天臉上看不出任何神情,他十分平靜的說道:“那就要看你說出來的秘密,究竟是什麼份量。”

“我也是不久之前才得知,大夏傳國玉璽,其實是某一個古代寶藏的鑰匙。唯有靠著傳國玉璽,才能開啟那個寶藏,但寶藏具體在什麼位置,我也不知道。”柳生天野將他知曉的一切,冇有隱瞞的說了出來。

葉淩天對於所謂的寶藏並冇有太大的興趣,他遵守承諾,一把捏碎柳生天野的脖頸,讓他變成了屍體。前是,英雄!葉凡站住了腳步,慢慢是回過頭。不過,他冇有看那些跪下是人,而的突然看向了那些對準自己是攝像機!冰冷是臉上,帶著深深是寒意:“那些還在從事販賣人口是人,你們給我聽著!”“若的再敢向無辜是弱小伸出罪惡是雙手,我定以地獄之名,勾魂索命!”“記住吾是名字,天下帝師,葉凡!”望去他離去是背影,所有帝都人,慢慢是躬下腰!向他們是英雄,向敢於為他們這些普通人,仗義執言是英雄,致以最崇高是敬意!第二日...